Copyright © 2013 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 ICP备:07501947号 互联网药品经营许可证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绍兴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 绍兴滨海新城沥海镇南滨西路36号 
销售热线:0575 - 84816742
售后服务:0575 - 84810115 
伊尔健康热线:0575-84810666

新闻资讯

铸造大众信赖的著名药企品牌,成就人类健康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党建工作
文化信息
政策法规
劳动保障
健康分享
中标信息

新一轮药品降价政策有望八月底公布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1/10
【摘要】:
备受企业关注的国家发改委新一轮药品调价政策出台又有了最新进展,记者近日获悉,国家发改委已与反响较大的部分企业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降价方案有望在8月底公布。  国家发改委新一轮降价方案由于在前段时间引发业界强烈的反应而被迫推迟了公布。然而,据记者得到的确切消息,国家发改委的积极酝酿走出了实质性的一步——7月19、20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有关部门组织了之前拟定的降价方案中受影响较大的主要企业在北京深圳

  备受企业关注的国家发改委新一轮药品调价政策出台又有了最新进展,记者近日获悉,国家发改委已与反响较大的部分企业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降价方案有望在8月底公布。

  国家发改委新一轮降价方案由于在前段时间引发业界强烈的反应而被迫推迟了公布。然而,据记者得到的确切消息,国家发改委的积极酝酿走出了实质性的一步——7月19、20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有关部门组织了之前拟定的降价方案中受影响较大的主要企业在北京深圳大厦进行了一对一的谈话。

  参与此次谈话的某代表对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国家发改委有关部门已经明确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与企业座谈,所以方案最终公布的时间可能会在8月底。这位代表还透露,最终方案的药品降价幅度肯定会作出部分调整,从讨论的方案看,幅度很有限,但谈话中并没有提及最后的公布时间。

  以“过堂”形式了解企业声音

  上面那位代表对记者说,国家发改委这次谈话并没有召集全部涉及降价的企业参与,而是对生产头孢菌素类抗生素等重点品种企业进行了深层次的沟通,这些企业包括辉瑞、哈药、石药、苏州东瑞等20余家。

  据悉,国家发改委与企业对话的形式也有所创新,不再是集体开会,也不是组织国内企业及合(外)资企业分别开会,而是以“过堂”形式进行一对一的对话。据这位人士介绍,每个企业单独被国家发改委召见的时间为半个小时至1小时不等。据记者了解,首个被邀对话的企业是辉瑞制药,最后一个也是惟一的协会代表——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

  代表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参加本次会谈的是该协会秘书长周燕女士,她向记者证实了这次会谈与国家发改委进行了细致的讨论,但她拒绝透露任何有关讨论方案的细节。不过,她明确表示,国家发改委十分重视来自企业和协会的意见,新方案较之前的方案肯定会有所调整。但对于方案出台的时间,则表示不能准确预见。

  但根据上述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的,国家发改委已经明确表示了这是最后一次与企业座谈,相信方案很快将会上报。

  由此可见,国家发改委对药品降价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会长朱长浩向记者分析,之前的一份政府工作报告已明确提出,对老百姓用量大的药品将进行大规模、大幅度的降价。因此,本次最终降价的幅度将不会有很大的改变。对于合(外)资企业与国内企业同一种药品却是不同的降价幅度的问题,朱长浩认为,基于国家发改委一贯的态度,国内企业和合(外)资企业的药品的降价幅度还会保持一段比较大的距离。

  定价药品目录扩容为药品降价铺路
          
  就在业内人士对本轮药品降价议论纷纷之际,7月14日,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公布了新的《国家发改委定价药品目录》,对政府定价药品范围进行了调整,修订后的政府定价药品目录的品种数量由原来的1500种扩大到2400种。
          
  据悉,该定价目录是近5年来首次大规模“扩军”,主要是配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9月13日发布的最新医保目录来进行调整的,也有分析认为,这同时也是为本轮药品大幅度降价“热身”。

  抗生素生产企业对降价风声的态度

  尽管最终的方案还没有出来,但降价的传闻已经在抗生素市场掀起了阵阵波澜。
          
  山东鲁抗医药股份公司市场部副经理章翔表示,企业现在反而盼望降价令能早点出台。自从有了降价传闻以后,抗生素产品销售就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目前医院和药店进货大都比较谨慎。
          
  河北某制药企业销售负责人透露,降价令对于医药产业链都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影响,处于中间的商业公司更是异常小心,现在基本上都是零库存,直接导致了目前抗生素市场需求不旺,略显萧条。
          
  其实受到影响的远不止抗生素生产企业,很多制药企业的新药推广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牵制。很多企业都反映,降价令迟迟不出台还影响了很多地区的药品招标,目前大部分的省级药品招标都有所推迟。
          
  目前,企业的新产品要想在各区域市场推广,一定要赶在当地新一轮招标之前,招标推迟也影响了企业新产品的推广进程。
          
  事实证明,以往几轮的抗生素产品降价已影响到整个市场今后的走向。而对于即将来临的新一轮降价令的深远影响,章翔认为,本次降价涉及的头孢曲松、头孢呋辛等原本属于中、高端范围内的的抗生素产品经过降价后,很可能由此变为低端抗生素。

  价格跳水一定能加快其由新药向普药转化的进程,那么对于目前市场用量比较大的头孢唑啉钠、头孢拉定等低端产品的市场也会有所冲击,很可能会引起整个抗生素市场的连锁反应。